您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新農村建設工作隊 > 民情日記

駐村扶貧日記∣周寶泰:深情的土地多情的苗家鄉親

0

作者:周寶泰 來源:中國紅河網 2018-04-16

  深情的土地多情的苗家鄉親

  

  冬去春來,大山里的春天更是格外明媚,迎著陣陣春風,穿行在走過無數次的山村道路上,眼前總是會浮現出廣大苗族同胞們那一張張純真的笑臉、那一份份真誠的情意、一句句親切的問候和一聲聲溫心的“周大哥”,想著與淳樸純真的苗家人民之間的那些點滴故事和建立起來的真情實意,我的心里總會暖流涌動。

  2017年初,我被抽派到大沖村委會,任駐村工作隊員,一年多來,我與駐地廣大苗家人民建立起了濃厚的感情,發生了許多情深意重的小故事。

  大沖,是一個純苗族的村子,位于云南省屏邊苗族自治縣灣塘鄉大山深處,這里山高坡陡,溝谷縱橫,全村共10個自然村,分散在山谷間、半山腰、河溝旁,它們的村名大多與石、坡、坎、溝、草有關,如:石朵坎、半坡、石旮旯、巖子腳、茅草坪、岔河等。

  記事一:小義斌圓了大學夢

  我聯系的石朵坎自然村,坐落在山坡上,40來戶人家,雖說是一個村子,但實際上又散落成了五個小寨子,從坡腳的寨子順山坡步行到坡頭的那幾戶人家,大約需要40來分鐘。

  去年七月底的一天,我進村走訪,來到了村民鄧永明家,他家共6口人,上有兩位老人,下有兩個上學的孩子。鄧永明的父親鄧思忠,已經八十多歲,哮喘很嚴重,身體不是很好。老人家見到我,熱情地招呼我到家里坐。正拉著家常,從樓上走下一個清秀的苗家小伙子,老人連忙向我介紹,這是他孫子鄧義斌。

  在與鄧義斌的交談中,我發現孩子話不多,眉宇間不時飄過幾絲愁云,好像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原來,他剛參加高考考上了一所二本院校,因為家里困難,有點不想讀這個大學了。鄧義斌說:“我想出去打工好好供弟弟讀書,為父母減輕點壓力。”我聽后,除了安慰他,更多的是鼓勵他一定要好好上大學,絕不能放棄,并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

  離開鄧永明家,我不禁在心里想:山里的孩子考上大學不容易,如何幫助這位山村孩子圓大學夢呢?我想到了縣鄉團委,一邊多方聯系,一邊及時通知鄧義斌提供申請助學金所需的各種資料。終于,鄧玉斌獲得4000元的助學金,順利走進了大學校門。

  鄧義斌是大沖村多年來誕生的一位苗家本科生,入學后,他給我打來電話,說:“周叔叔,謝謝你對我的關注,如果沒有你的開導和幫助,也許,這大學生活就與我失之交臂了,我會好好珍惜,用心學習的。”他父親在村里見到我,熱情地說:“周大哥,我家義斌能進入大學,多虧了你,我跟他說了多少話,他就不聽,總說打工比讀大學強,而你說的話,他聽了。”

  再次見到小義斌,發現他話也多了,精神面貌也變了。看著這個精神抖擻的陽光男孩充滿了自信和青春活力,我心里也充滿了喜悅。

  記事二:特別的愛給特殊的貧困家庭

  村民鄧發林算是村里比較困難的一戶人家了,全家3口人,他和妻子黃瓊珍都是殘疾人,11歲的孩子正在讀書。50歲出頭的鄧發林由于多年患病,手腳嚴重變形,生活自理都很困難,整個家就靠有一點勞動能力的妻子操持。雖然家庭困難,但性格開朗的黃瓊珍總以堅韌的毅力和頑強的精神,細心照顧好丈夫,認真撫育好孩子,困難面前笑然面對,開開心心過日子。

  對于他家的實際情況,我自然給予更多的關注,盡力多方面尋求一些幫助。得知鄧發林又到醫院住院,我前往醫院進行看望,鼓勵他堅強地生活。我在微信群中講述了鄧發林家的困難情況后,引起網友的熱心關注。北京一位愛心人士給我轉來2000元愛心款,叫我轉交給他家,今年春節,這位愛心人士又轉交1000元給他家過年;昆明一名律師寄來了一套嶄新的衣服和鞋子,讓我送到鄧發林孩子手中;一位愛心人士也兩次讓我轉交愛心款給鄧發林孩子讀書,一個鞋店老板精心挑選了四雙鞋子給鄧發林夫婦……

  黃瓊珍每次見到我,總是說:“周大哥,你真是一個熱心腸的人,謝謝你和大家對我家的關心,你為我們操了那么多心,卻沒有喝過我家一口水。

  記事三:村民又看上了電視

  石朵坎自然村的每戶人家我都去過多次,哪家有幾人,房子在什么位置,家庭情況如何,我心里都很清楚,大人孩子的名字,我基本上也記在了心里。每次進村入戶,我和村民之間就像鄰居和親友一樣,隨和自然,一見如故。

  村民陶進成家就住在路邊上,每當路過一次,我都會到他家里坐一下。好幾次見他打開電視機,都沒放電視節目,而是播放光碟。我開玩笑地說:“進成,這張光碟你看了多少次了,怎么不放電視看看呀!”陶進成搓著手笑了笑說:“老周哥,真不好意思,小天鍋壞了,看不了電視。”

  大約過了兩個星期,當我把一臺電視接收機送到他家并安裝調試好后,陶進成夫婦看著清晰的電視節目,感慨地說:“老周哥,你太在心了,我沒對你開口,你卻不聲不響地把機器送到我家來了。多謝周哥的一片熱心,可惜你不會喝酒,不然,非要敬你三杯。”另外一戶村民的小天鍋被大風吹走,不知去向,電視斷了好長時間,我知道后,也給他家送去了一臺電視接收機。

  天空中又下起了小雨,給大山里憑添了幾分涼意,想著這兩戶人家又能重新看上電視節目,我的心里熱乎乎的。

  記事四:小永清終于落了戶

  村民李金林的孩子一直沒有落戶,想著孩子就快要到上學的年齡了,李金林為戶口問題直發愁。我向他了解情況后得知,因為孩子是在家里生產,沒有出生醫學證明,要落戶,就得做親子鑒定,而他家里困難,沒錢做鑒定。

  該怎么解決孩子的戶口問題呢?我多方聯系咨詢,沒過幾天,得知云南省剛剛出臺了關于解決無戶口人員的政策。我及時把這一好消息告訴李金林,告知他辦理親子鑒定和落戶的程序,并幫他寫了申請。根據相關規定,李金林可享受免費進行親子鑒定。

  那天,我正在另一個村子里忙碌,忽然,電話鈴聲響了起來,一看,是李金林的電話,他激動地告訴我:“周大哥,我孩子的戶口問題解決了,你為這事費了好大心,真不知怎么感謝你呀!”

  當天傍晚,我來到李金林家,李金林急忙拿出戶口本,輕輕地翻開,看到孩子的名字清晰地印在本子上,一塊壓在心上的石頭終于落了地,我和他會心地笑了起來。

  記事五:村民在電視中看到自己的風采

  那天,沙子田自然村上至80多歲的老人,下至20來歲的青年又相約在一起,紛紛登臺獻藝。苗家清純的原生態歌聲、迷人的舞姿、奇妙的蘆笙,使小小的山村里成了音樂的海洋。

  面對大山深處這臺隆重的苗家文藝活動,我充分發揮專業特長,把這次盛況全程拍攝了下來,準備作為送給村民的一份禮物,給他們一個驚喜,讓散發著泥土芳香氣息的演員們在熒屏上看到自己的風采。

  我挑燈夜戰,精心制作了視頻發到網上,網民們驚嘆:這才是純正的原生態民族文化!考慮到大多數村民都沒條件上網,我又借周末回家之機,抽空刻錄了10多張光碟送給村民們。

  村小組長熊亮看完視頻后,給我發來微信,說我攝制的視頻非常好,大家看到電視里的自己,都高興得不得了。熊亮在微信中對我說:“我們在欣賞你拍的錄像,也是在分享你為我們村付出的汗水,你為我們破費了,我們都支持你,都為你加油,我代表本村的村民向你說一聲,謝謝!周哥。”

  讀著這么情真意切的語言,我不禁感慨:淳樸多情的村民呀,就丁點小事,你們卻如此情深意重,只要你們喜歡,我會多多拍攝美麗的你們。

  記事六:苗家歌舞登上大舞臺

  縣城大圍山廣場,“屏邊縣第二屆民族民間歌舞樂展演”在這里隆重舉行,大沖村委會石朵坎和半坡兩個自然村的10多名文藝隊員,有幸作為灣塘鄉代表隊登臺獻藝。

  他們不知道,我早早就坐在了觀眾席,隨著悠揚清脆的蘆笙響起,大沖文藝隊的隊員登場了,他們嫻熟的舞姿、高難度的技藝、美妙的器樂,帶著泥土的芳香和古老的神韻,贏得了觀眾席上陣陣熱烈的掌聲。

  當他們興致勃勃地走下舞臺時,看到我正向他們祝賀,不約而同地喊道:“周大哥,你怎么也在這里呀,太出乎意料啦。”我說:“你們登上了大舞臺,我能不來欣賞嗎?我是特意趕來為你們加油助威的。”

  聽說我要請他們吃宵夜,他們說什么也不愿意,一位村民悄聲對我說:“周大哥,實話跟你說,我們這么多人,吃一餐得花費你好多錢,聽他們的吧,你別破費了。”

  這發自內心的大實話,讓我心里多少有些酸楚,多好的村民呀,無論何時,你們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

  記事七:暖心的摩托車

  2017年的雨季特別長,雨下得特別多,連綿不斷的雨水導致進村公路多處垮翻、塌陷,有時白天剛剛搶修通的道路,又被晚上的一場大雨澆斷。

  七月底以來,我們每次進出村,都是村干部和村民用摩托車接送,摩托車也無法通行時,就用雙腳在泥濘和步步艱險中前進。雨季過后,由于對進村道路進行改造提質,我們進出大沖依然是村民用摩托車接送。不管他們有多忙,都會丟下手中的活計,按時接送我們。村干部熊開云、李春云、陶文林、熊天林和熊亮、熊順、熊明、王春強、陶文全、侯光飛、李金國、鄧永明、陶進成、李自友、李加德等村民的摩托車,不知載過我們多少次。

  駐村以來,我與大沖村苗族同胞們這樣的小故事還有很多,通過與他們相處,我深深地感受到,大山里的苗族人民淳樸善良,只要用心與他們以誠相待,他們都會把這份情誼記在心中,并且以他們的方式回報。駐村扶貧,需要和村民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信任,關系融洽了,駐村工作也就好開展了。

  今天,又是20出頭的苗家帥小伙熊明來載我,摩托車在大山里蜿蜒的公路上艱難地迎風盤旋,放眼望去,這片深情的土地和大山里多情的廣大苗族鄉親,是如此的美麗……

(責任編輯:喻自洲 審核:李玉清)

中共紅河州委宣傳部主管  云新網前審字 2008-0015

滇ICP備11001687號 網絡視聽許可證2510473號 中國紅河網版權所有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