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學

永遠的蘇軾

作者:龍彥合 來源:紅河日報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帶著逝去的時光一去不復返,卻留下了讓世人傳頌千古的佳話——不止因為他的詩詞聞名遐邇,更因他每逢逆境以闊達自處的灑脫自信。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是他的磅礴;

  “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狼”是他的狂放;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是他的樂觀。

  他就是這樣,在人生如意、境遇安順的時候,詞是他的情感寄托,樂觀自信是他的精神支柱。每每提筆填詞,如同回到自家的后花園,徜徉在其中,所以吟出了“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這么秀麗的田園景;“酒困路長惟欲睡, 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門試問野人家”這么愜意的生活!

  “持節云中,何日遣馮唐”是他不甘現狀懷才不遇的憤懣;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是他渴望殺敵的急切心情;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索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是他看慣事態的炎涼;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是他潔身自守的清寒。

  這是在他人生處于黑暗時,他所表現出的無奈和彷徨,在無可發泄時,他重新提筆所道出的多難命運。

  他,一生壯志未酬,卻依舊開朗樂觀;他,被人誣陷,卻依舊豁達從容;他,被貶黃州,卻依舊倔強泰然。

  是的,他就是蘇軾。

  喜歡他的樂觀,令人奮發。第一次讀蘇軾詞,是在《宋詞三百首》中。一首《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粗略地看了一遍就被詩中描繪的景色所吸引。整首詩動靜結合,相得益彰。詞中所寫蘭芽浸溪、沙路無泥、蕭蕭暮雨、子規聲啼無疑都是生活中細小的景物,它們構成了一派生機勃勃的明麗春光,令人心馳神往。下闕筆鋒一轉,寫起了心態的“動”,山川風物的吸引,促使他在“烏臺詩案”后撥開陰霾,敞開了超曠爽朗的心扉。這首樂觀的呼喚青春的人生之歌,彰顯著積極進取、奮發向上的情懷。

  尤其喜歡他的豪放,氣勢磅礴。在《念奴嬌·赤壁懷古》中這樣描繪“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整首詞布置了一個極為廣闊而悠遠的背景。一下便使人心胸為之開闊,精神為之振奮。壯志未酬的他兀立江岸憑吊英才,把周瑜的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同時也流露出自己的感慨和人生如夢的遺憾,是否也想如周瑜般施展自己的才華?壯志在胸的英雄氣概不覺從這首詞中流淌出來。

  蘇軾的人生,因其豪放,因其氣魄,讓我認識到了磅礴之勢是何等的令人動容——猶如那首《定風波》,任憑再大風雨,自信輕吟,便成了千古絕唱。

  像這樣豪放灑脫,樂觀自信之人,焉有不喜歡之理?!

(責任編輯:李玉清)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