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學

從馬車到高鐵

作者:蔡維麗 來源:紅河日報

  今年暑假,為探望年邁的父母,我帶著女兒坐高鐵回了一趟滇西老家大理。我們坐高鐵的那天,彌勒至大理的高鐵開通還不到1個月。丈夫花了50分鐘開汽車把我們從開遠送到彌勒高鐵站,我們早在網上預訂了車票,順利踏上了廣州至大理的列車。第一次坐高鐵回家,興奮不已。高鐵如一只鐵蟲,穿梭在滇西的山山水水間。以前,我們回老家要花一天的時間坐車轉車。如今,不到3個小時就可以到大理了。坐在高鐵上,隨著窗外一片片綠色快速地后移,我的思緒飛回到了40年前……

  40年前的1978年,我是一個8歲的農村小女孩。放學后,我常常到高高的山頂上放牛。這座山的一邊山腰里躺著我們村子,另一邊長長的峽谷里有一條國道,偶爾有車輛經過,從上往下看,那些火柴盒一樣大小的車輛緩緩移動著,十分有趣,令人遐想。一邊放牛,一邊遙望著谷底公路上的車輛數數,是我童年放牛時最大的快樂。那時我常常想:“能到山下坐一回汽車,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該多好啊!”

  那時村里還有生產隊,50多戶人家的村里只有一輛馬車,歸生產隊集體所有,村里碰到大事就用它運東西。趕馬車的李叔的小女兒是我小學同學,她父親經常趕馬車去縣城,回家就會給她買來扎頭繩、糖果、小人書之類的東西,為此我特別羨慕她。

  1984年7月,我小學畢業后考取了縣里一所重點初中的民族班。9月初開學的時候,父親找到趕馬車的李叔,請他進城辦事的時候順便把我捎上。那天,我跟在李叔身后,趕著兩匹馱著我行李的大馬從村子出發。步行1個多小時到了公路邊,李叔把存放在公路邊一農戶家的馬車裝滿了東西。架好馬車,李叔把我推上馬車,叫我抓好扶好。“嘟,駕!”隨著李叔一聲吼叫,兩匹大馬就邁開了步伐。隨著馬蹄聲“嘟嘟嘟”的響起,外出求學的道路從此在我面前鋪開了。后來馬車不是生產隊的了,李叔把它買了下來,自己趕馬車做生意。

  1987年7月,我初中畢業后考取了縣城里的高中。這時,我去上學已經不坐馬車了,而是改坐拖拉機、微型車和班車。也不知是什么時候李叔將馬車換成了拖拉機。因為修通了山腳國道到村子近5公里的簡易鄉村公路,村里除了李叔家外,栽烤煙先富起來的兩三戶人家也買了拖拉機。我高中還沒有畢業,村里的拖拉機已經很多了,李叔又將拖拉機換成了微型車,隨后又有幾戶人家買了微型車,有一家還買了一輛大貨車跑運輸。

  1990年7月,我高中畢業后到昆明讀大學,成為我們村的第一個大學生。去上大學那天,父親把我送到縣城,托人買了縣城直達昆明的班車票。坐上班車,一路向東,我的心情異常激動。可是,那時的公路是老公路,彎大、坡陡,班車搖搖晃晃地開啊開,爬了一個又一個坡,翻了一座又一座山,還是不到昆明。昏昏沉沉地不知睡著了幾次,睡醒后只覺得全身酸痛……就這樣,坐著這種老式班車,我早晨7點從縣城出發,一直到晚上7點才到達昆明,足足坐了12個小時。讀大學那4年,我都是乘坐這樣的班車,來來往往奔波在滇西的崇山峻嶺之中,那種坐車的辛苦記憶猶新。

  1994年7月,我大學畢業后到開遠報社工作。那時,滇南的交通比起滇西要發達得多。滇越鐵路上的小火車雖然慢點,但是容量大、準時準點,昆明至開遠朝發夕至或者夕發朝至,曾經給滇南人民帶來了很多出行的便利,我也有幸享受了幾年小火車帶給的方便。后來,隨著公路等級不斷提升,汽車客運慢慢代替了小火車的客運。之后,楚大高速公路修通了,昆明到我老家大理再也不用花12個小時了。我每次回家都是頭天下午從開遠坐汽車到昆明,又從昆明轉坐夜班車回家,一般情況下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到家了。但是坐車轉車很麻煩,特別是帶著孩子和大包大包的東西時很辛苦。坐夜班車,車廂里空氣不流通,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氣味,那種感覺想起來還有些后怕呢!

  2005年,丈夫考到了駕照。2009年我家買了第一輛轎車。2011年,我學會開車拿到駕照后,曾先后4次和丈夫開車回離開遠800公里遠的老家。老家的鄉村公路早就修成了水泥路,村里幾乎家家都有車了,包括摩托車、農用車、小轎車、大貨車等。

  今年秋天,我家換了輛新車,出行更方便了。但是,如今節假日開車出行經常會遭遇大堵車,加之長途駕駛辛苦,于是我就選擇了簡單的出行方式——搭乘“高鐵”。于是,有了本文開頭的一幕……

(責任編輯:李玉清)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