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學

美在梯田

為《梯田印象》作序

作者:劉一平 來源:

 

 

 

 

  數千年前,哈尼族的祖先經過長途跋涉,歷經千辛萬苦,駐足在了哀牢山脈紅河流域的中下游,從此,在這塊美麗神奇的土地定居下來,世世代代在那里生息、繁衍、勞作,創造了絢爛的哈尼族歷史文化,其中以梯田文化最具代表性。梯田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一般的生產方式演變到具有豐富內涵的文化現象,走過了上千年的歲月,積淀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今天,當你步入崇山峻嶺放眼紅河兩岸,上百萬畝梯田在眼前展現了一幅幅氣象萬千、色彩斑斕的壯麗畫卷,觀之不無贊嘆,無不感到神奇。

  梯田不是哈尼族獨有的創造,國內外眾多的民族都開墾梯田,然而在所有的梯田中以哈尼梯田最有特色,它已經成為哈尼族獨特的標識。梯田是研究哈尼族歷史文化的無字書,歷史學家、民族學家、社會學家、稻耕文化研究者、攝影愛好者、旅游愛好者等各類人群都可以在此找到自己的樂園,淘到寶藏。因為工作的關系,我曾無數次踏足元陽、紅河、綠春、金平等地的梯田,無數次感受它的風韻。在所有的感受中,使我流連忘返的是梯田那份無處不在,無時沒有的特有的美,這種美好的感受真是一言難盡,張寒、吳玉合著的《梯田印象》便有對梯田琳瑯滿目的美的不盡描述,說出了我想說而無法訴說的梯田情愫。

  這些年來,紅河州有兩個題材備受文化人的關注,一個是百年滇越鐵路史,一個便是以元陽梯田為代表的梯田文化。隨著紅河州旅游業的升溫,特別是哈尼梯田十年申遺工作的有力推動,梯田從沉睡深山不為人知到逐漸撩開神秘的面紗走向世人,引起了海內外人們的熱切關注,客人蜂擁而至。眾多的文化人更是對梯田文化從多角度、多側面進行了描述和研究,各類作品如雨后春筍般的涌現出來,張紅榛女士主編的《文化解讀哈尼梯田叢書》便是其中的代表作,近日,飄逸著縷縷暗香的《梯田印象》也即將問世。這些作品充分發掘了梯田的生產、生活和文化價值,加之旅游業的助力,給古老的梯田注入了新的活力,梯田實現了涅磐,在新的時代顯現出了更大的價值和更加強大的生命展力。

  《梯田印象》沒有從縱橫馳騁的歷史高度去論述哈尼梯田的前身、今世和未來,而是用自己的視角,從作者親力親為梯田的漫長歲月中,貼近哈尼山寨的生產生活,用圖文并茂的方式慢慢的為我們展開了一幅美麗的梯田詩話,讀之,我們會不知不覺的跟隨著作者的筆跡一路走去,一同去領略哈尼山寨和梯田的美好,宛若身臨其境,更會沉醉其間。讀《梯田印象》如品清茶,需要慢慢的品味、靜靜的領會,只有這樣才能充分的感受其美。

 

 

 

 

 

 

 

  哈尼梯田的美多姿多彩,內涵豐富。一片片萬畝梯田首尾相連,由低到高,形成千級臺階,如萬馬奔騰,氣勢磅礴,蔚為壯觀。有的玲瓏小巧,依偎在森林邊、溪流畔,靜若處子,顯得格外含蓄和恬靜。白天,陽光四射,村民在田里勞作,梯田洋溢著生命的活力,夜里,在月光下,銀色的波光使梯田又有了一份獨特的冷艷和神秘……

  哈尼梯田的美四季皆有,四季不同。梯田跟隨著春夏秋冬的變化而變化,在陽光下、在雨霧中、在云海里,她猶如百變女郎,盡顯千姿百態,萬種情懷。

  哈尼梯田的美更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大凡人類在一個地方活動久了,往往會與其生存的自然環境產生沖突,二者的關系會被撕裂開來,甚至同歸于盡。而《梯田印象》描繪的地方卻給世人展示了一個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典范,在那里,山水、森林、村寨、梯田、人畜相依相存,相伴同行。

  哈尼梯田的美訴說不盡,風光無限。

  雖然人生由悲歡離合、喜怒哀樂交織而成,世間隨處可見善美惡丑,都必須面對,但無論如何我以為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不斷地去發現生活中的美、感受美和創造美,使前行的步履不那么沉重,使艱辛的旅途多一些歡樂和美好,人生的真諦就在于此。

  美國詩人艾米莉.狄金森在為美而死詩中借兩人的對話表達了她對矢志不渝追求的精神:我為美而死,但是還未在我的墓里安息。又有個為真理而死的人來躺在我的隔壁。他悄悄的問我為何而死?為了美我說。而我為真理,兩者本為一體:我們是兩個兄弟。于是像親人在夜里相遇,我們便隔墻談天,直到青苔爬上唇際,將我們的名字遮掩。

  是的,人的一生還有什么能比追求美和真理更重要呢?美無處不在,真理無處沒有,有了美和真理的陪伴,生活便有了色彩、信心、堅毅和笑容,就無怨無悔。

  讓我們隨著《梯田印象》去感受壯美的哈尼梯田吧!

2011725凌晨于蒙自

 

 

 

 

 

(責任編輯:廖偉達)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