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黨政 > 時評

與其撤稿,不如誠懇地改正錯誤

作者:魏英杰 來源:人民網 2018-10-25

  又一個青年長江學者倒下,這一次不是涉嫌性騷擾,而是涉嫌學術抄襲。據《中國青年報》報道,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教授、現年39歲的青年長江學者梁瑩在過去發表了超過120篇論文,其中至少15篇存在抄襲或一稿多投等學術不端問題。但記者查證時發現,大多數論文都已經從網上和學術期刊數據庫刪除了,包括她的碩士和博士論文。

  論文刪除可能有兩種情況,一是雜志期刊發現問題主動撤稿,一是作者基于某種考慮要求撤稿。梁瑩的論文正屬于后者,她承認,這些論文是自己聯系撤稿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很多學生告訴她,她以前的中文論文水平比較低。在其他場合,她曾對學院領導表示,自己以前的文章“都是垃圾”“不能代表我的水平”,所以拿掉了。

  這么說,似乎梁瑩是出于“悔其少作”以及對學術有更高要求的緣故而主動撤稿的,而實際上,這不過是她掩蓋自己學術不端的心虛表現。從已經披露的情況,一稿多投且不去說,梁瑩有一篇論文抄自他人,連標題都一模一樣。如此,她所發布的100多篇論文(屬于非常高產的學術產出)的嚴謹性與學術含量,也就非常可疑。在記者追問下,她也承認自己的一些論文存在學術不端問題。那么,剩下只是多少的問題。

  關鍵是,作為學者,學術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論文則是自己學術生命之所依。論文涉嫌抄襲,其嚴重性不言而喻。這等于說,這個人過去的學術生命不過是建立在一堆謊言泡沫之上。論文可以撤,可這嚴重的學術污點,又怎么可能抹掉?梁瑩想通過撤稿來繼續隱瞞事實,這是極其荒唐可笑的。與其徒勞無功,不如坦承錯誤,為自己的過錯埋單。

  但梁瑩顯然不這么想,甚至為了逃避責任,還編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辭。她表示,學術不端只在自己學術生涯最早期,即2005年以前出現。當時她剛讀研究生,學術剛入門,不懂規范。她還表示,國內學術界是從2005年開始強調規范的,“如果你這樣追究下去,中國學者人人都有問題了。”她更強調,自己從最開始什么都不懂到現在能在頂級英文刊物發表論文,“我這條路有多難你知道嗎?”

  梁瑩女士的學術不端情況有多嚴重,還需要進一步調查;但這番話,可謂是一種“高明的無恥”。首先表示自己當時不懂學術規范,再扯上所有中國學者一起“背鍋”,最后訴諸“苦情”,痛陳自己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這么高明的話語術,讓人忍不住想,當時她又何必抄襲呢?

  只不過,她這番話不僅混淆概念,而且是在顛倒黑白。學術規范是一個更大范疇的概念,包括了論文寫作的各種規范,比如腳注、引文等問題,而抄襲是學術規范中最惡劣的行徑。以前,國內學者的論文寫作或許沒那么嚴謹,但在抄襲上,這是一個小學生都能夠辨明是非的問題,豈能含糊其辭?用這么低幼的伎倆掩蓋學術抄襲的性質,這簡直就是在侮辱國內學者的智商。

  梁瑩利用這些問題論文修完了碩士、博士學位,當作進入高校任教的敲門磚,更借此獲得青年長江學者等榮譽,如今卻試圖“難言之隱、一刪了之”,學校方面應及時介入,盡快查明事實,本著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的嚴肅態度加以處理。否則,國內的學術秩序難以真正建立,學術進步也就更加談不上了。

(責任編輯:盧秀麗)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